setsucute

杂食党
不定期存坑
练笔用

count to four

想要写出想少女漫画一样纯情的御泽

结果写到最后连自己都害羞了

像这样腻腻歪歪的御泽酱


0

九局上半,青道对稻实,比分3:2。还差三个出局数。宿命般的对决,赌上唯一一张通往甲子园的门票。犹如昨日再现。泽村荣纯高中的第二个夏天,御幸一也高中最后一年的夏天。起伏的蝉鸣与鼎沸的人声交织,炎炎烈日下,汗水模糊了视线。无论何时,前方始终是那个人。暂停的指示下达后,年长的捕手向他走来,和自己一样紧张的家伙用欠扁的语气说着:“泽村你该不会害怕了吧~”。

气急败坏地回应:“你才是,不会吓得接不住球了吧。”

“对前辈放尊重点啊笨蛋。”

这样讲着,一手却搂住他的肩膀,突然发现两人的距离...

夏の余音

“坂道君,啊~”

小野田坂道涨红了脸,慌慌张张地摆着手。

“真,真波君,我就不用了啦。”

“唉~~坂道君讨厌这个吗”

“不,不是,但,但是……”

小野田坂道结结巴巴地回应,对着那张塌下来的脸,脑袋都烧成了浆糊,原本就薄弱的对话能力更是降到了负数以下。真波山岳,对方似乎没有轻易放弃的意思。

“……我说啊……”

最后他甚至整个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尽全力闭上眼睛,一口咬过递过来的色泽鲜艳的章鱼香肠。

"怎么样?"

“……好吃。”

“我就知道坂道君的话一定会喜欢的。”

真波山岳好不掩饰地露出了足以迷倒一打粉丝

的笑容,仿佛受到感染,他也努力以微笑回应。

…...

rock’ n roll 07

永近英良提着便利店的饭团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形成了一层巨大的雨幕,疾驰而过的汽车溅起一片片水花在车灯下闪闪发光。

他从口袋的翻出手机,手指习惯性地碰到某个熟悉的号码,每每在即将拨出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他在桥梁下看见金木的时候,对方刚刚折断了另一只喰种的手臂。察觉到危险的赫子调转方向在他的鼻尖堪堪停下。

他花了十秒钟来考虑招呼的内容。

呦。

好久不见。

现在真的变成落汤鸡了啊。

然后又因为太蠢而全部砍掉了。

他把金木拉回家的时候,对方没有反抗。永近把他塞进浴室,咖啡的苦涩和香气逐渐充满整个屋子的时候金木出来了。

他还没有想到一个好点的说辞。

“……你看到了。”

“嗯。”...

rock’ n roll 06

捏造设定有,董香视角。其实这是半架空。

雾间董香有时会想起古董。

那段再也回不去的时光,在学校和打工间奔波劳碌的日子,像泡在温水里一样毫无变化的日常。然而即使时间能够倒回,她也不会在那天选择留在古董,更不会像某个出走半年一回来就跑去被大boss捅脑袋的笨蛋一样。那笨蛋醒来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对着对方的脑门来了一记。

忙着重振旗鼓的ccg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放松了对喰种的管辖,一度被扭曲的日常开始一点点地回到原有的轨道上。因养伤而暂时寄住她家的金木和照看金木的雏实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半住宿的状态。

他们很默契地没有提起古董的事。

毕业典礼那天来了很多熟悉的家伙,依子趴在她的胸前哭花了脸,西尾锦对...

rock’ n roll 05

天气逐渐转凉,这天永近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呦。”

西装格履的男性在进门后好奇地东张西望,在瞥到放在桌子上喝完一半的罐装咖啡后向他投来惊奇的视线。

“你开始喝咖啡了?!”

“突然想试试了。”

他只是回答。

大学的朋友兼上一个打工地点的同僚,大概就是这么不近也不远的关系。口中还残留着苦涩的味道,他想着眼前的家伙是来谈人生的开同学会的还是无聊找发时间的,不打自来的来访者结束了单纯的寒暄直接进入正题:

“你打算回ccg吗?”

被呛了一下,他看向眼前的人,几年不见当初那个兴奋地拉自己到ccg打工的家伙似乎成熟了不少,他想了会如何委婉地拒绝。

“不,目前还没有这个打算。再说我这个只...

rock’ n roll 04

“董香,敢叫董香酱的话杀了你哦金毛。”

“哈?”

“……!”

遭到了犹如要切掉自己的后颈肉一般强烈的瞪视,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正好撞上后面的金木和雏实。

“你家妹妹太可怕了吧。”

“董香酱只是眼神凶恶了一点,没有恶意的,大概。”

“姐姐是因为哥哥被人抢走了在生气哦!”

“雏实!!”

……

……

“这里是新建的校舍,再前面是国文系的大楼,它的左边是食堂。喂,为什么还没毕业的我要为你们这些OB讲解啊。”

“别生气别生气嘛董香,不过感觉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啊。”

“我可以宰了这小子吗?”


不久前才下过雨的缘故,气温尚未回升,即使是在假日也能够看到不少结队漫步校园的人...

rock’ n roll 03

不久后再次见到金木的时候永近开始认真地考虑最近要不要去买彩票。他作为打工地点的这家“lovelyhouse”的咖啡店刚开张的时候还因为传言曾经是喰种咖啡店而红火了一阵,而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人流。永近从窗外看到金木站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店的招牌,他跑过去喊金木金木,引来了一干路人的注目。很快金木回过神来,朝他腼腆地笑了笑。

“永近哥哥好”

怯生生的声音响起,他这才发现金木旁边还站了一个初中生左右的小女孩。

“……我的妹妹,雏实。”金木介绍道。


“真的没关系吗?”

“没事没事,一两次的翘班店长已经习惯了啦。”

“……我觉得问题已经很大了。”

“现在还是陪雏实酱逛动物园来得重要...

rock’ n roll 02

live开始前永近看见金木,他戴着黑色的假发,多了几分温厚的气质。永近跑过去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livehouse,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永近拍着胸脯说这次一定让你看到最完美的演出。

无论先前花了多少的时间来练习,站着舞台上的时间还是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灯光暗下来的时候永近才认识到演出已经结束。他下意识地寻找金木的身影。青年站在舞台边缘,除了有些显眼的眼带以外几乎是快要淹没在人群里的普通,但是永近还是一眼就找到了他。

剧烈的演出后汗水浸湿了大半个衣服,永近把金木带到准备室而自己先去换衣服。回来的时候他发现金木的周围围满了人,主唱的郁子小姐看到他立刻操着一口浓重的发言冲他喊永近你怎么把高中生带到这里来...

rock’ n roll 01

标题和本文没有丝毫关系

永近乐手设定

先发两段


淅淅沥沥的梅雨开始落下的时候,永近英良看到了那个独眼的青年。

青年躲在古旧的屋檐下,大半个肩膀都被雨水沾湿了,他好像很冷似的瑟缩着,一头标志性的白发格外引人注目。

永近招呼他进来。

青年愣了愣,随即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堆满杂物的房间因为长时间没缺乏阳光的照射而散发着一股霉味,永近对他抱歉地笑笑,青年却不太介意的样子,跟着走了进去。

青年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永近正对着一圈圈冒出白色蒸汽的水壶发呆。他们围着低矮的桌子坐下,青年说他的名字是金木,金木研。

永近半开玩笑地说金木你的头发是染的么看起来就像好莱坞的反派演员似的,早知道...

Insomnia 07

07

斯雷因一边用叉子戳着煮的外焦里嫩的鸡蛋卷,一边不甘愿地承认伊奈帆做菜也很好吃这件事。

拥有年级第一和家务全能属性的伊奈帆本人则淡定地无视了来自某个幸运e杀人的视线。排除某些不安定的因素之外,这几乎是一场平和让人落泪的早餐。

没有硝烟的日子是如此难能可贵,如果眼前坐的不是面瘫同僚的话,斯8雷因觉得自己还能再高兴些。

当伊奈帆穿着围裙端出一盘鸡蛋卷的时候,斯雷因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觉得惊讶了,界冢伊奈帆最近打破常理的次数简直超乎想象,然而当他提出要去看大海的时候,斯雷因还是想敲开这个各项全能的家伙的脑袋看看。

伊奈帆所说的大海离营地并不远,只是在战争年代,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有闲情意致享受...

© setsucute | Powered by LOFTER